2012年3月13日星期二

蓋房子1

 


2011年6月19日星期日

綠屋大蝸牛

這是住在綠屋外面草地裡的蝸牛爺爺
我淘氣地再他身上簽了名
目的是怕牠年紀大走失
會有愛心人士把牠送回家

如果你來綠屋投宿
記得跟牠打聲招呼

---------
嗚呼哀哉
因為天氣太熱
大蝸牛不敵太陽公公
已經升天了
只剩空殼一只

2011年5月31日星期二

二兒子

我的老二
這是他國小時參加收穫節的小米祭

如今他已經是一個能夠獨立自理的棒球隊員
雖然他跟哥哥一樣
不在這個小島上
但是我還是很高興
他能夠在台灣努力學習與長大

獨生女的故事

我是獨生女,在父母的呵護寶貝下,就像一般的鄰家小女孩一樣健康成長,不過我在成長的過程當中似乎少了些什麼,我很羨慕有「哥哥或弟弟」的家庭。
1984年,我讀國中時才領洗加入天主教大家庭,基督信仰為我來講是另一種經歷,參加教會聚會活動,與同齡者常沐浴在天主懷抱中,內心深處常會有莫名喜悅。但我的信仰生活頗為平凡,還不是很熱心的基督徒到另組家庭,育有現在的兩個兒子。

2005-8年,我每年參加疏效平博士的福傳團隊在台東舉辦的講習會,我的生命改變了。主說:「天國臨近了,你們悔改,信從福音吧!」(谷1:15)又說:「你應全心、全靈、全意愛上主,你的天主。」這是最大,也是第一條誡命。(瑪22:37)。

在我生命當中,曾經有兩個「恨」緊緊跟隨。一是我們水芋田的水源經常被別人破壞堵住而無法供水,父親年老行動不便,家裡也沒有男生而被欺負。父親常要求我去看水源,我為了服從、孝順他,一次、二次......無數次去看,但我實際上並無能為力去護守水源。灌溉的水道依舊枯竭無水,我好累好累,心都碎了,誰來幫助呢?二是父親被人無故欺負打斷腿,我被這突如其來的攻擊事件震驚忿恨但我沒有兄弟來反擊,又能怎樣?親戚朋友認為這欺人太甚,告到法院去......最後我們選擇撤銷。

母親和父親的晚年,被病魔辛苦地折騰,讓我好不忍。我深愛他們,好捨不得他們。我一個獨生女照顧他們好長一段時間,雖不覺辛苦,但每每在醫院裡見到別的家庭是好幾個兄弟姐妹在照顧父母親,我好羨慕。我向上主祈禱,賜給我力量,不讓我在照顧雙親的期間病倒了。

 父母不敵病魔,相繼過世。父親臨終前,叫我到床邊,以微弱的聲音說:「我慎重地告訴妳,妳要為我報仇,這是也交代給我的孫子,為爺爺報仇,請牢記我的話。」父親離開這世界的遺言--「為我報仇」--正好跟耶穌的教導「你們當愛你們的仇人,當為迫害你們的人祈禱!」相違背。我的思想同我的靈命不斷交戰,猶如一條被打了死結的長繩,解也解不開。我問:「主啊,我該怎麼辦?」

我的頭常常疼痛,有時候痛得受不了,這種偏頭痛就像不定時炸彈,讓人心生恐懼。當一個人心裡有仇恨,身體也會跟著出毛病,我有很深的體驗。
主說:「人不單靠餅生活,也靠天主口中所發的一切言語。」的確,主的話高過於父親的話。父親要我報仇,耶穌要我愛仇,我該怎麼辦?我好掙扎......。最後我選擇了主的話,願意「靠天主口中所發的一切言語」去生活,因為我相信祂的話就是真理、就是生命。我的頭痛在寬恕中,獲得了醫治。教會的聚會我非常喜歡參加,因為從兄弟姐妹的歡樂相聚及見證分享中,我獲得了釋放,也得到了成長,漸漸地,我的心靈更自由了,我知道在我的有生之年,我都要與主同行,為主所用。

 在家裡遭逢意外不幸時(例如火災),我知道天主在保守我的家人。而聖神的光照更能讓我意識到自己的軟弱,從而學習更堅強與更寬容。慢慢地,我也能察覺別人的需要,像是一位患有關節疾病的姐妹,聚會時非得有椅子不行,我便特別為她準備。

過去我不喜歡談論死亡,但是生活在主內之後,我瞭解到一個人活在世界上,不在於長短而在於豐富與否。主說:「我來是讓他們獲得更豐富的生命!」因此我希望自己能好好地活在當下,三十歲、四十歲......幾時離開這世界,我都不怕,因為我已認識了祂。

sinan mantamak

sinan mantamak就是我
除了當民宿主人服務旅客之外
我最常扮演的角色之一就是農婦
在田裡工作雖然辛苦
而且要靠天吃飯
但是自給自足本來就是我們祖先傳下來的生活方式
從這些粗重的工作中
我也學到了不少的道理

當然吃到自己種的健康而且無毒的食物
安心而且幸福

sien mantamak

離我們家很近的一塊田地
sien mantamak幫我蓋了一座很堅固的涼台
多數的時候sien mantamak都在台灣賺錢
這次趁他回來
叫他幫我除草
我則是忙著移種菜苗